c23福利c85专场05

c23福利c85专场05

 且内清脏腑之热,外托肌表之邪,而尤善清肺利痰定其喘逆。石膏为末服之,欲借其重坠之力以引气下达也。

效果将药连服两剂,热退泻止,小便亦利,可进饮食,惟身体羸瘦不能遽复。迁延年余,病势浸增,疼剧之时。

至其呼吸有时或喘,大便日行数次,亦皆气化虚而不摄之故。且之则其气轻浮不能沉重下达以镇肝敛冲,更可知矣。

复诊翌日晚三点钟,复为诊视,闭目昏昏,呼之不应。效果前方日服一剂,服两日病遂全愈。

病因因家务自理,劳心过度,且禀赋素弱,当此春阳发动之时,遂病吐血。诊断杨素园谓∶“此病与失血异证同源,血之来也暴,将胃壁之膜冲开则为吐血;其来也缓,不能冲开胃膜,遂瘀于上脘之处,致食管窄隘即成噎膈。

为其冲冲胃逆,是以胃壁血管破裂以至于吐血咳血也。 视其从前所服诸方,皆系草木之品,其质轻浮,温暖之力究难下达,当以矿质之品温暖兼收涩者投之。

Leave a Reply